廖w

读作廖卫!

没有瑞哥,私心一个瑞金(◍ ´꒳` ◍)

今天翻笔记本看到半年多以前的一些设定,p2是半年前的草稿。发现虽然都是草稿但有些还挺可爱的 ( •ิ_• ิ), 默默保存。

p1色差太过严重,电脑上饱和度超高,放到手机上就又灰又脏了。T^T

【喻黄】ABO校园,听说学生会长早恋了

短篇。喻A黄O
没捉虫
就是想看青葱校园,以及他们在全校面前秀恩爱但是所有人都萌喻黄心甘情愿吃狗粮的画面。
ヽ(•̀ω•́ )ゝ不是日更
ps:设定是分化时期集中在高中年龄段。但高一时两人均为分化

1
喻文州是荣耀第一中学的又一届学生会长。

这一届会长让学生和老师们都满意无比,比起上一届因为偷偷抽烟而被撤职的叶修,他的作风正当的让人挑不出毛病。

和上一届擅长聊猫逗狗的会长不同,喻文州对每个人都礼貌而正式。没有威严到一句话让大家抖三抖的严肃,也没有利用专职为同学谋福利的心思。可你说他太过于公事公办缺乏主见也并非如此,任何一个与其共事过得人都说他非常有主见。

他在人眼中总是白衣翩翩的少年,饱读诗书。相貌明朗,偷偷摸摸送情书的女孩子和男孩子数不胜数,在目前的人生中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如果说这么让人羡慕的人生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那大概是他没有对象。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人群纷纷离开教室奔向食堂,少数人留在班里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交换便当。

郑轩看着喻文州抽兜里不知何时被塞进的巨型便当,有些惆怅。他在思索做着便当的人是把喻文州当猪喂么,猪也不是这个吃法啊。为了不让好友吃撑,他毅然决然的牺牲自己。郑轩很理所应当的搬着凳子做到喻文州座位旁,从桌兜里摸出自己的不锈钢餐具,连招呼都不打便打开开始吃。毕竟喻文州对此是没什么避讳的。郑轩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靠着窗户认真读书的少年,似乎一点没被自己的动静影响到一般。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数学练习册上,似乎那里面才是满汉全席,更有吸引力一般。

郑轩嘴里一口菜还没咽下去,口齿不清道:“喻队你别想了,吃完再说吧。”

对方连眼皮都没抬,手指间灵活的转着一根蓝色的自动笔。过了一会才停到回到:“等会,我写完这个。”

不愧是学霸精神。郑轩自愧不如,翻了个白眼继续埋头吃饭。可能是一个人吃太寂寞,没吃几口他又停下了,没头绪的来了一句:“其实送你便当的这些人也挺用心的,喻队不想找个对象谈谈么?你不挑剔性别的吧。”
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开始渐渐分化性别,因此有的直A癌患者便偏偏要找娇小可爱的O谈恋爱,当然更多人并不避讳性别。况且第二性征学校为学生保密信息,便使人之间的信任更多了。

“是不挑。”喻文州翻了一页练习册,换下一只中性笔如流水般顺畅的留下字迹,可以看出来思路非常清晰。
“那为什么不找个固定饭票呢。”郑轩用筷子戳了戳米饭,并不认真道:“送你的这些口味太多,质量参差不齐的。叫人有一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落魄感。”

“这些便当不是专门送给你吃的吧。”喻文州手下还在奋笔疾书,道:“不着急,这种事也急不得。”

听见这话郑轩笑了,很自然的八卦道:“你这语气,说的好像是有目标似的。”

喻文州又停顿半天,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该怎么说。

郑轩想,对方的回答极有可能是我爱学习学习爱我,或者我和数学早已经是前世相恋的欢喜冤家这样没谱的回答。

然后他听见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有些郑重的把写完的数学练习册放回抽斗。他道:“我只说一次,你听完以后保持镇定。”

郑轩有些不自然的点点头,不知道对方这是要走什么新套路。

喻文州把坐姿端正过来,终于说出了答案:“我喜欢隔壁班的黄少天。”后来又补充一句:“是不是很惊喜?”
“啪嚓”一声,郑轩手一抖筷子掉到了地上。

这不只是惊喜的问题,这太意外了。

2
黄少天其人不止郑轩认识,事实上在全校这个人都是有名的。

从高一开始热衷于各种竞赛,并且成绩都很优异。而且还代表学校参加辩论会往往他一个人便舌战群雄,他的队友根本不必开口,上了台只能沦落个吃瓜群众。

在高二开学的时候,学生会安排让黄少天上台给大家传授学习经验。没有什么具体的题材限制,但大家没想到他非常认真的讲述了长达半个小时的如何:蒙题。经验之老道,方法之精巧,废话之连篇,都太让人记忆深刻了。

郑轩在台下小声趴在喻文州旁边道:“艾玛怪不得这小子拿那么多竞赛冠军,这手段太强了。学也学不来啊!”

喻文州则盯着灯光下神采奕奕的黄少天却赞许:“好一个机会主义者。”

能得到喻文州的夸赞不是一件一件容易的事。而这一次他得到郑轩一个白眼的回复。

但这不是喻文州对黄少天记忆深刻的原因。

暴走的时光机再往前倒带,回到高一的时候。彼时彼年黄少天是高一届灿烂的新星,而喻文州则是不折不扣的吊车尾。他偏科太过于严重,文科卷子,尤其是政治科目竟然每次都写不完。即使老师们都喜欢如同无声之乐一般气势的字体,也免不得分数不高的局面。

那时候,黄少天叫他吊车尾。

确实没错,综合成绩而言他每次都是吊车尾。他得到了所有老师的尊重和喜爱,却也因此班里的一些人并不待见他。总认为他是趋炎附势,毕竟当时他的人缘并不是多好。

那时候郑轩和喻文州还并非多么亲近,倒是对这两人都有些喜欢,而且他承认黄少是那种一旦把谁当做朋友变会掏心掏肺得人,和黄少做朋友是有上瘾的快感的。只是他不认为喻文州会体会到这种对待。

那时候不是关系很差么,什么时候喻文州开始暗恋黄少了?

百思不得其解。

3
郑轩打死都不想相信,是黄少天先暗恋着喻文州。
而且理由非常简单粗暴。

黄少自己来讲,就是喻文州长这么好看,能娶到他A绝对是人生赢家此生无憾了。

虽然一开始,黄少天的确不喜欢喻文州。不光是因为这个人拉低平均分的缘故,而且黄少天有一种不知何处来源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人很有实力,卷子是故意不写完的。但凡做了的就几乎全对也太变态了吧,分明就什么都会却傲气着不写完引得大家的关注吧。

而且班里竟然不止他一个人这么想。私下小团体有不少人说喻文州的坏话,黄少是很讨厌这种行为,但他也不喜欢喻文州,因此只是听听而已不参加讨论。

这种莫名的歧视直到黄少看到喻文州的作业本时才消除。

那个午后,阳光穿过玻璃窗将窗棂的形状温柔的嵌在木地板上,办公室里都弥漫着窗外的桂花香。等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情不自禁的拿起来了那个套着塑料书皮的本子翻看起来。看着整齐而挺拔的字体,竟然和喻文州直挺挺的端坐听课的模样重叠了。黄少天头一次认同字如其人这个说法,心里万千感慨非常惆怅。

让他按照这极品书法的字体写卷子他也写不完啊,即使他手速超快常常早交卷此时竟然也内心动摇了一下。

这种动摇并不是因为自己大概无法在这方面做到比对方优秀而不甘心,而是一种由心发出的欣赏。

喻文州的字真的很好看。

黄少像是被蛊惑一般,在空旷的办公室一声撕纸的咔呲尤其明显。

撕下一张写过的作业偷偷揣在校服里,黄少天还特意把边角都撕的干净整齐看不出痕迹。然后才把作业本从新夹在厚厚的作业本中,迈着有些心虚的步子慢慢溜走了。

后来上课的时候,他的目光开始不住的往喻文州身上瞟。

侧颜也看得出那人认真的神情,黄少天瞬间感觉非常放松,情不自禁的趴再课桌上继续明目张胆的盯着那人的小半个后脑勺。

啊,人也很好看。

4
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追人,但他至少知道自己不是个文人,学那些小姑娘写情书是不靠谱的。不光是自己不及格的作文分让他没有这份自信,更是因为他曾经尝试着下笔去写,可竟然习惯性的把口吃的话语原封不动的写了上去。

效果大概是这样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如果你答应我就带着你去吃奶黄包豆沙包小龙虾……

活像是原创的相声台词。

恼羞成怒的黄少天二话不说将纸张揉吧揉吧丢进垃圾桶。

黄少拟鸟一定是麻雀吧(◍ ´꒳` ◍)烦烦真可爱啊啊!

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叫冰上的尤里……出第二季的话主角是尤里奥也完全不违和啊。

草稿~目测这两天就画完了。祝松的性转情头